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艺陇原  >  文艺评论

穿越叙事、喜剧艺术与家庭伦理——《你好,李焕英》的三个维度

 2021/02/23/ 10:32 来源:光明网

  作者:张义文

  随着2021春节档影片的持续放映,电影《你好,李焕英》在积累了大量观众的好评后,票房继续走高,成为一部现象级作品。影片以导演贾玲的母亲为原型,以小品《你好,李焕英》为模本,经过改编创作为电影长片,讲述了贾晓玲在与母亲李焕英回家路上发生车祸,母亲被送往急救室,守在母亲旁边的她意外穿越回1981年并与年轻时的母亲相遇,自觉亏欠母亲的贾晓玲一心想帮助母亲走向另一种人生,但最终却发现母亲也穿越回来,并坚持了最初的选择,结局又回归现实的故事。影片借时空穿越的叙事设定,采用喜剧的艺术形式,讲述了一则感人的家庭伦理故事,与观众发生情感共鸣。

穿越叙事、喜剧艺术与家庭伦理

穿越叙事:弥补缺憾的方案

  事实上,借由时空穿越的设定讲述亲情故事的影片并不少,如2017年的国产影片《乘风破浪》也是以时空穿越为轴,讲述的是父子和解的故事,而最近韩国惊悚片《电话》(2020)则借“电话”为穿越媒介,讲述的是希望父亲死而复生却引发更大的灾难的故事,其他诸如美国影片《时光倒流七十年》(1980)、《回到未来》(1985),中国香港影片《新难兄难弟》(1993)等,均是借助时空穿越的框架演绎亲情命题。时空穿越为当下人的懊悔与遗憾提供了一种想象性的弥补方案,这种方案常常被优先置于家庭关系中。

  《你好,李焕英》开局的故事背景便是贾晓玲在成长过程中,常常给父母出各种各样的“难题”,以致于自己也会觉得“没有成为父母的骄傲”,带着这份愧疚与自责,穿越回母亲年轻时代的贾晓玲,其出于补偿与回报目的的行为便具有了足够的合理性。但影片与同类题材的不同之处在于,母亲李焕英是一并穿越的,贾晓玲的所有行为都被母亲看在眼中,直到最后一刻才被发现,这种设定让贾晓玲的所有行为不再是单向的,而增加了一层母亲的配合,形成“潜文本”式的双向互动。因此,我们看到当贾晓玲想方设法改变母亲的婚姻时,母亲依旧选择了贾文田,即贾晓玲的父亲,这也暗含了母亲对女儿、对丈夫不曾改变的爱,因为选择其他人就意味着不会有现在的家庭,更不会有贾晓玲存在。所以,有观众也曾感叹道,“你以为你已经很爱妈妈了,但妈妈远比你想象中更爱你。”

穿越叙事、喜剧艺术与家庭伦理

喜剧艺术:悲欢人生的调味剂

  如果单纯以一种时空穿越的叙事设定讲述一个深刻的亲情命题,影片基调即使不充满感伤,也会索然无味,当然也不符合春节档影片的情感定位,因此,导演把自己在小品、话剧、相声等领域的优势借用到电影中,帮助提高影片的喜剧性。虽然小品、话剧、相声等艺术形式与电影的艺术思维并不相融,甚至会导致电影在整体风格上偏向以语言幽默、事件反转为主要喜剧形式,走向不以镜头讲故事的“非电影化”,但在喜剧效果上仍取得不错的回报。

  影片中,来自小品、相声的语言幽默随处可见,比如贾晓玲刚穿越到1981年时,被问及姓名时自称“晓玲”,而母亲则叫成“乐莹”,解释为“玲”的拼音拼读;又如贾晓玲在撮合母亲李焕英与沈光林的婚姻时,沈光林称自己与李焕英十分般配,因为二人名字后两字的搭配就是“欢迎光临”的谐音;甚至相声演员冯巩还单独放置一个镜头,说出他招牌式的台词“我可想死你们了”,凡此种种。虽然并非符合电影的艺术化形式,但这种机巧的处理确实制造出不错的喜剧效果,让剧情中本来背负愧疚、自责的主人公,以及在穿越后为母亲追求幸福的不懈努力中,充满乐观色彩,也让银幕前的观众时时会心一笑,为结局的动人之处作情绪铺垫。

穿越叙事、喜剧艺术与家庭伦理

家庭伦理:双重身份下的亲情指向

  无论是穿越时空的叙事设定,还是调剂情绪的喜剧艺术,最终指向的都是家庭伦理的叙事内核。“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中国传统儒家伦理中提及的“人生憾事”,被电影这种当代艺术形式完成想象性的达成,这种达成不是时光倒流的“母慈女孝”,而是借用了一种双重身份获得实现。

  与《乘风破浪》中父子重返过去以兄弟相称的剧本设定类似,《你好,李焕英》中穿越时空的贾晓玲与李焕英也以姐妹相称,从伦理的角度看,二者在母女的身份基础上叠加了一层姐妹身份,一方面是为了符合剧情发展需要,另一方面这样的设定也增添了更多的伦理意义。

  在现代家庭伦理关系中,传统的“孝道”标准不断被解构,符合时代发展的新型“孝道”在重新建构,人们的主体意识不断强化,现代家庭关系走向民主、平等,在《你好,李焕英》中,这种关系借由穿越叙事获得了较好的体现。在历史时空中,以姐妹相称的母女二人每天形影不离,极为亲切,电影中渐次展现了贾晓玲帮助母亲/表姐抢购电视机、一起打排球、撮合婚姻、一起喝酒等事件,事实上,这些事件放置于当下视野中并无违和。从剧本层面看,是由于二人均是由现在穿越回过去,思想观念仍是现代的;从现实层面看,则是因为观众建立了基本的现代伦理认知,对这种身份关系不会拿所谓的“传统伦理大棒”指摘。因此,从双重身份的设定上,影片对现代家庭伦理的亲情指向也作出描绘。

  穿越叙事、喜剧艺术、家庭伦理是《你好,李焕英》的三个维度,最终编织为一个动人的故事,引发观众的共情,让影片的口碑与票房不断走高。虽然影片在电影化的处理、剧本的逻辑等方面尚存瑕疵,但不可否认,作为一部主打“合家欢”的春节档影片,《你好,李焕英》的答卷是合格的。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