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艺陇原  >  文艺评论

创造性的文学批评

 2022/04/27/ 10:21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秦四姣

  杨光祖从事文学评论已经二十余年了。他的批评一开始就很有锋芒,能够坦率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从不人云亦云。平实来看,他早期的批评文章,剑气过于凛冽,有时,会让读者不适。但随着年岁的增长,也是学养的精进,近年的文学评论,明显地深沉了,厚重了,虽然仍有峥嵘,但基本都是绵里藏针了。不细看,还感觉不到呢。

  《批评:真理的呈现》收录了杨光祖近年来撰写的27篇评论,分为三辑。第一辑,是理论探讨和宏观的文学思考;第二辑,主要是对当代作家作品的个案研究;第三辑,是对当代文学批评家的文本细读。通读全书,没有生搬硬套的文学理论,和长篇累牍的逻辑推演,而是充满着生命的温度与独立的思想,立场鲜明,行文鞭辟入里,粲然可观。可以说,这是一种打破窠臼,富有创造性的文学批评。比如,《西部文学的敞开与照亮》,篇幅虽然不长,但对当下西部文学的扫描,很见功力,文字也老辣。《文艺批评的思想力量》的那种宏观视野,没有多少年的文学现场的历练,是写不出来的。

  杨光祖生于西部,热爱西部,颇能接地气,然后放眼世界,多方游学。他不仅同当代知名作家、批评家相交,还“鲸吞”历史、哲学、艺术等领域内无数大师的理论和观念。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从未被他人的思想淹没,而是将其内化为自己的艺术直觉,始终坚持说自己的话,表达自己的思考。正因此,他才有尖锐指出问题并进行深刻剖析的能力,能一针见血地指出当代文学艺术的弊病。比如,《大众文化思潮与当代艺术表达论》《乡村书写的挑战和机遇》即是。面对复杂优秀的文本,杨光祖不仅能做出审美价值的判断,同时还兼具历史的、哲学价值的判断。尤其是他对当代文学前沿问题的探讨,既有着开明阔大的视野,又有深刻入微的文本细读。譬如,他对贾平凹《山本》,格非《月落荒寺》的评论,就达到了这个境界。

  韦勒克曾说:“一个评论家倘若满足于无视所有文学史上的关系,便会常常发生判断上的错误。”杨光祖的批评之所以深刻、准确,有生命力,很大程度上就在于他站位比较高。他习惯于将当代作家作品,放置于文学史的发展脉络来看。他经常说,就像数学上的坐标系一样,我们要把评价对象放到文学史的坐标系上。这当然就让一些作家很不愉快。倘若说,杨光祖以前的批评还存在感情裹挟了理性的问题,那在这本评论集中,他在文本细读的基础上摆事实,讲道理,补足了这一缺憾。正因为有大的历史观和理性的批评,所以,其文学批评和价值判断更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杨光祖不仅敢于亮剑,敢于直言自己的观点,而且也服善,面对一些优秀的评论家、学者,他是善于学习的。从第三辑中,他对李建军、王彬彬、刘川鄂的评论,就可以看出这一点。读杨光祖的文章,我们能看到,他真诚,不遮掩自己的情感。他直截了当地评价贾平凹的小说,评论像匕首一般凛冽,颇有攻击性气质,但却是事实,能刮骨疗毒。他的评论里是有尊重和爱的,他试图在批评中建立起与作家平等对话的关系,比如,他评价苏青的散文,就富含情感,高度评价了她散文里觉醒的意识和文笔。

  杨光祖拒绝做一个匍匐在地、仰望作家的批评者。他认为批评家跟作家从来不是附庸关系,好的批评者应当是一位优秀的创作者。他的批评文章之所以有影响力,就在于他的文采,和敢于对话的精神。如今,他的文字愈发平和凝练,确有“人书俱老”之境界,呈现出了创造性的文学批评风貌。

  (《批评:真理的呈现》,杨光祖著,民族出版社出版)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